archive背景音乐 - 10_15_20, 8.56 AM家人们
dssssdfArtboard 3 copy.png

在我设计这个网站的起初,

我只是单纯的认为已经由学院建立的设计规则存在很多被“钱”或“效率”所致的局限性,

所以我进行了一些尝试性的创新。

 

 

这些创新与我所受的设计教育时常相悖。

现代派设计教导我们把设计对象当做商品,

把空间当做商店。

而我止不住地修饰它像培植一个花园。

在花园中,

这些作品不再是聚光灯下的物件,

而不过点点点缀。

 

这个网站借用了中式景观设计中很重要的一个概念 — “移步换景”。

古代的匠人通过与环境融为一体和反思来达到一个空间中的丰富变化与和谐美满。

追求“移步换景”的美好和匠人心情在今天同样适用 — 如果我们不被贪婪掣肘。

 

在物质相对匮乏、

信息流通手段相对单一的古代,

欣赏艺术是相对奢侈的。

而在今天,

每个人都能够接触到的手机或电脑屏幕中,

艺术被赋予了大量复制和广泛传播的能力。

 

在实体艺术中被普遍追求的阶级感

在电子时代或许已经不再是艺术赖以生存的关键价值。

随着我们一脚踏入话语权逐渐分散的虚拟时代,

包容性和去中心化成为新的时代主题

— 艺术是属于每个人的,而不被精英独占。

 

更广的欣赏群体对艺术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既在感官和意义等多种欣赏维度中创造和实现和谐,

这样艺术品就可以被尽量多的人欣赏而不被偏见蒙蔽

— 无论是走马观花还是驻足细看,都可以各取所需。

 

只是森林下的一个种草人罢了。

 

此致,

我被自己的渺小惊醒,
是谁可以如此夸夸其谈?

 

<Plant Grass 种 草 >

mid 2020

At the beginning of my design of this website,

I simply thought that the modern design principles come with limitations

caused by ”money" or "efficiency",

so I made some tentative innovations.

 

I'd borrow an important concept in Chinese spacial design - "scene changing by step".

The ancient artisans strive to achieve the state of

ever-changing but always-balanced harmony in a space,

by the immersive expression of oneself with the view.

The appreciation to landscape never changes because it speaks to our biological existence.

 

These innovations often contradict my educations.

Modernist design teaches us to treat objects as commodities and spaces as stores.

Although,

intuitively I can't help but continuously muse the limitations like planting in a garden.

In the garden,

nothing is a spotlight shined good

but pieces of components to feeling.

 

In the ancient times when materials were relatively scarce

and the means of communications were relatively simple, appreciating art was relatively extravagant.

Today, in the screens of mobile phones and computers that everyone can betouch,

art is endowed with the ability to replicate and spread.

 

As then, the sense-of-class generally pursued by artists may no longer be the key value of art in the electronic age. Inclusivity and decentralization is becoming the new theme, as we stepping into virtuality —

art is no longer appropriated by the elite,

it belongs to everyone.

 

A widen range of creators and audiences has varied the standard of art. To achieve harmony in a multitude of appreciations, such as sensory and meaning, becomes a key, so that the artwork can be enjoyed without the monopoly of prejudice - wether glimpse or stopping, by the choices of eachs' own.

 

I'm then awaken by my own insignificance. 

Who am I to spiel grandiose?

 

 

A grass planter, under the forest.

 

<Plant Grass 种 草 >

mid 2020

As a grass planter, under the forest.

 

​"Anyone reads?
有人读吗?"

 

 

​"Doesn't look like it.
貌似是没有"

 

 

以前无论往哪边走,

走远一点都是edge,

现在到处都是“edgy”的艺术家设计师,

edge反而消失了,

艺术界的地球越来越圆了,

到圆到一定程度就找不到edge了,

艺术的原始探索也就到头了。

下一个阶段是艺术产业学术化。

再下一个是艺术学术艺术化,

我们就步入后艺术时代了。

再反一波艺术,

平民化,

商业化,

学术化,

艺术化,

在新媒介地加持下从头到尾再走一遍,
周而复始无休无止。

 

<Edgy 耍 酷 >

mid 2018

社会主义说娱乐的对象没有高下之分,所以精英艺术和平民艺术也就没有高下之分,所以不要动不动说什么low不low的,党说了,雅俗共赏。

  

<Socialism's Influence

on defining Art 

社 会 主 义 对 艺 术 的 影 响 >

高中时候我听古典,贝九听得泪流满面。大学时候听朋克,听old-school嘻哈,听Fatboy Slim,听佛吧,一张Stop Making Sense循环了半年,宣称Jungle Brothers之后再无嘻哈,Talking Heads之后再无朋克,听流行的都是poorly educated,听Purity Ring都是伪文青,商业肮脏不堪,学术才是高贵。后来发现学术的追求也只是一种出于本能的好奇心,一种新鲜感。像Philip Glass说的一样,以前我只跟做古典的玩,后来我跟做流行的越来越有共同语言。刚入门时以为艺术是技艺,后来以为艺术是概念,再后来发现艺术研究的其实是人类的本能,是表象引发出的意识的规律,而对规律的运用就成了商业。对今后艺术的发展,最具指导意义的流派只有两个,一个是波普,一个是达达,一个剥离了形式,一个剥离了意义。艺术的发展已无法超脱出这两个极端,在当代,要突破,必须取两者之长,才能得到真正具有21世纪以高效率为特色的艺术,我称之为与波普和达达构成等边三角的最后一个顶点。

 

< Listening to 90's Club Music 听 9 0 年 代 初 迪 厅 音 乐 有 感 > 

​2016

​———————————此处“效率”指

         (制作艺术品所做的功)除以(传达到观众的情绪或意义)。

          既艺术品传达情绪的效率,与普遍代表现代商业上的“效率”无关。

                                                                                        ​2020年注

​"I miss curry.
我想念咖喱了"

 

 

我每天两次路过这座毫无意义地建筑,路过了三年。这座建筑的地下一层有一个没人知晓的印度餐厅,循环播放着旋律重复的印度音乐,有一个几乎不讲英语的老头和一个讲一点点英语的儿媳妇。几乎没有人来吃饭,味道不怎么样,价格也不算便宜。儿媳妇从厨房拿了一个挂着几根不连接着任何东西的刷卡机出来,我说我给现金好了,然后她修理了收银机,但是发现收银机里并没有零钱,所以她从口袋里抓了几个硬币给我。我点了一盘咖喱鸡,一 杯茶,份量也不多。老头看了看我,也转身进了厨房。我一个人坐在空荡餐厅的中央吃了我的饭,喝了我的茶。好绝望的餐厅。临走时我说我还会再来,没有回应,只有印度音乐,循环播放。

<Indian Cafe 

印 度 餐 厅 >

2014

I found this sex doll without genitals on Amazon. It certainly has no function as a sex doll – it’s not even pleasantly designed. It’s creepy, poorly made, smells of plastic, and serves no function. Who made this awkward thing and for what reasons? An inflated doll smiling and smelling, innocently mocks the world of consumption. I ponder and click buy-now. Other items in this place are of similar quality— $5 Trump head stress ball, cheap candy-filled Coke bottles, colored masking tape flimsily holding a roll of packaging air pillows on the wall, etc. They're horribly shaped, full of acne and residue. Colgate smile but melting, the subtle irony.

These are the items we leave behind: the quickly purchased, squeezed, talked about, and abandoned. They valued close to nothing but a gag. 

 

I borrowed an outdoor heavy-duty light from my 70-year-old landlady to light the room. The light is warm, powerful, and produces an immense amount of heat. The smell of melting candy and plastic mix with the hot air to create an ambiguous ambiance. The happy stiffness (or maybe lack of oxygen), induces a self-induced psychedelic head spin.

 

In the corner of the room, a screen playing grainy old Coca Cola ads loops to the sound of slow soothing 90’s Pop remixes in foreign languages, “歌 詞 が 何 を 言 っ て い る の か わ か り ま せ ん が 、 か っ こ い い で す ね …”. Cola bottles open and young beautiful people fool around a city fountain in slow motion. Forgotten, cliched music and videos of the fast consumed past are reassembled by basement guru, to become the groove of modern-day Peter Pans. 

 

The wall-mounted writing takes an aggressive approach to the English language. It tells a story of the aliens amongst us and deems all fashion unworthy of existence. Only the Abusive Common is supreme and shall save us all – in vulgar and broken English. Picture an arrogant toddler speaking down to popular culture as that of tossed awaytrash. Toddlers speak crudely, ascending or descending the seriousness of the context to another dimension of feather and grasp.

 

The numbly happy toys, subsumed by grainy but soothing sounds; plastic and candy smells, warmth, and hugging. Stepping into the room feels like dropping into a ball pit full of cotton candy. Inappropriate, but sweet, soft and sticky.

 

It is terrible, but isn’t it seductive? In the end, I’m no longer certain to be mocking or embracing consumption. Once I lay on the floor, I gradually become soft and vague, I deflate like a sex doll, joyfully smiles.

 

<Abusive Common: Experimental Branding footnote

虐 玩 日 常 :试 验 品 牌 注 解

2018

   再一次,

        我陷入了摆弄和徘徊的习惯。

思想在被巩固之前不断地被审视、

        压扁、重建。

 每次它都变得更加难以识别却美丽,模糊而精致。

        I ask, who made this               beautiful mess?

Who grow it on me and

           keeps growing? 

  Although I have to

       stop at some point.

 It’d rather be the temperature of     the graphics card

       that fans can’t cool,

   than my blood permeated eyes exhausted by beauty.

   Once again, I fall for the habit of fiddling and shifting.

 The thoughts are constantly examined, squashed, rebuilt         before they are solidified.

  Each time it become more      unrecognizable yet beautiful, vague but refined.

   Frame rate sore,

  so I rest assure

 

 -

 it isn’t perfect,

but it isn’t my fault.

 

     It was a gallery, but slowly, it becomes the landscape behind

the white wall; 

  landscape that made of organism, that bares a fruit; 

 fruit that looks like a landscape but floats like a river; 

 a river that made of simulated randomness by pages of logic and fifteen texture map.jpgs. 

        这是一个画廊,但是慢慢地,

它变成了白墙后面的风景。

    由有机物构成的景观结出了果实;

   看起来像山却缥缈地像河流;

  由成页的逻辑和15个纹理贴图.jpgs

随机性模拟而成风景。

​"The graphic just ain't good enough
只是显卡不够好而已吧"

 

 

    我问,

    是谁制造了这个美丽的烂摊子?

是谁让它在我身上生长并继续着?

   虽然我必须在某个时候停下来。

 我宁愿是风扇无法冷却的显卡温度,       也不是我充血的眼睛

           被美丽消耗殆尽。

  直到帧率颤抖,我就可以安心

 -

    虽然不完美,

 但也不完全是我的错了。

<Numeric Garden footnote

数 字 花 园 注 解

2019

我静静当备胎 

你冰冰流眼泪 

圣地亚哥开车好远?

八点唱K

唱冰冰心碎 

<秘书范冰冰开车流泪>

什么叫艺术?

嘿嘿

不要鬼迷日眼呢 

<过日子>

感冒的时候鼻涕永远吹不完

物质守恒就这样被打破了

<物理学家不会感冒>

两只小猫咪呀 

正在打电话呀 

喂喂喂,你在干什么?

我在花盆里拉稀。 

噢噢噢,你在哪里呀? 

花盆里。

<沟通与事件>

她婀娜多姿 

隐隐菊花怀痔

我说辣的要少吃 

她说不吃辣不是昆明人

 

街烤土豆多椒 

手捏孔雀 

边吃边眯眯眼笑 

“我的肝门可能会有一点点不适”

<昆明美女>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圈 

我却用它消费面膜

<抄袭1>

有朝撸放中国梦 

甩手几亿华夏子 

再不与尔junior designers

尬把排版当学术

<过程重于结果>

我是一个小老板

我车也开不起 

有一天我赚了几万学个驾照去 

我上坡起步挂二档

玩弄离合器

突然教练稀里哗啦啐了我一脸泥 

 

“你开赛车吗?上坡起步挂一档!”

<我是小老板,给我个面子>

我妈穿着睡袍来告诉我 

你不要半夜三更不睡觉

写些三俗文字 

我扎实看不下克了 

 

妈 我写诗呢 

你这叫什么诗 

我蒙着眼睛都看不下去了

闲极无聊的小屁孩

哪像个研究生

 

我说 妈 

后现代就是在这个高度多元化的社会审美已经没有统一标准了妈你怎么知道你的美就是正确的呢妈即便你的美是正确的妈艺术对美的追求在上个世纪就已经到达巅峰了妈做以前做过的事情还叫艺术妈我们要打破现有规则做出新的尝试妈

 

我从来没有见过你这种诗

这就对了妈

别人写过的就不用写了妈

 

我双手在胸前外翻了几下

拿出一坨灵魂放在桌子上

眉毛挤弄起来

 

妈 

你要用心去体会一下

 

然后我妈就心服口服地走了

<家庭文化输出>

我敲打三个文字 

蕴含神秘古朴 

它们来自莎士比亚

见证了光阴的荒芜

穿过你的光纤的我的手 

碰撞你的脑壳的我的心 

我们扬起文明的灰烬激荡夜的空灵

 

朋友,

随我猛击这一个开关

闪断这世界的光明

<古德乃>

我想写诗

流传后世 

可是我孙子可能觉得我是个傻屌 

 

瞧! 

<家书1>

拼黑车的一个老姐说 

你们云南的加油站旁边居然可以住人啊 嗯 

我们重庆加油站旁边都不能住人的 嗯

居然可以住人啊

我们重庆的不能的

啧啧啧 

 

我说 

可能你们重庆的加油站比较容易炸吧

<天气与安全>

神秘小姐发语音

手捂话筒声娇小

 

我猛按音量开最大

插上耳机听听啥

 

说是推销支付宝 

刷脸终端收益高 

装上几台小机器 

躺着收钱感到骚

 

小姐,

我也想投这个机

奈何我比你潦倒 

我把花呗全套现 

投你六百好不好?

 

小姐被我震撼到 

微笑狗头护大脑 

祁总您可真幽默 

今天就先不打扰

 

OK

我就继续听音乐嘛

轻轻一点播放键 

我就聋了

<耳膜投资>

他穿一条吊带裤 

肩上挑着自己 

下面两根支柱

支撑着

三名妇女 

 

大女儿叫命运 

小女儿哭泣

还有一个炮友 

嘤嘤

贤淑

又犹豫

<吊带裤老梁>

你的宾馆对我打了烊

十二点前要退房 

带走塑料牙刷 

环保不要悲伤 

<眼泪与责任>

阅读使我肤浅 

浅得像你的酒窝 

我往里面喊一句 

“我是成龙,duang!”

就长出了睫毛 

看吧 

知识创造奇迹 

<霸王1>

我们的夜缺少光亮

失眠

过度解读了光 

 

发光二极管却认为 

光 

光光光光 

光光

<格局不一样>

路由断了我的网 

一瞬间迷了个茫

重连wifi不上 

像粉肠卡在胸膛 

如何讨论家国大事? 

如何指点明日江山? 

 

哦 

可以用4G啊

<科技改变生活>

平潭小哥哥 

一抹一油头 

往后是飘逸 

往前是温柔

<阿光>

细脚立定低跟鞋

大奶装箱用车拉

人间滑行

缓冲缓冲

吱吱摩擦

 

泳圈贴地蹭一把

滑鸡滑泥啊

可那不是生活的油

是兑水的洗衣液吗 

 

妈妈妈妈

爸爸今晚不回家 

今天之后要住哪

<洗衣房里的墨西哥陀螺>

我心情不是很好 

穿紧身裤腰 

咖啡一杯淡出鸟 

两杯渐渐放轻飘 

 

点按

抓住hue的握把 

拖拽 

挥洒视觉的高潮 

学妹问我为何帅 

我说放低姿态不装逼

博文多练勤思考

学妹脸红心蹦跳

眼看这就要晕倒 

 

看 

知识这就很重要

我还会一点点人工呼吸

<苦药-裤腰>

大大的身材

吃小小的饼

O型的笑容

吸豌豆腐糜

一扭一荡漾

球球拍肚腩

 

抹嘴角

说天天忙

活命就得sit down 

噼里啪啦 

敲键盘

<坎昆美女工作狂>

挺直腰杆开混动雷凌

进口红米trance不能停

他有一点点紧张

还有一点点不羁

他把座位顶到前

只为拥有最开阔的人生体验

这胸膛

年轻男儿贩春心

这细腻

芭蕾脚尖走社会

拥有爱情的力量

玩弄环保的电机

“You like this nò? Big titìes” 

打开恍惚精神的LED

Music里他放开吹牛逼

他是斯里兰卡最帅的pimp

满载情怀不为钱

不庸俗

不骄傲

风里雨里驱动爱妹

用爱妹驱动社会

<斯里兰卡最帅的pimp>

假酒梦中惊坐醒

震荡脑颅听回音

老铁

你本来就是个怪b还怕别人觉得你奇怪? 

梦中朋友一句话

叫醒天天梦游人

<假酒启示>

在希望的田野上

有人施肥

有人焚地

有人抓着自己的白骨

使劲地扬灰

想要扬出一片彩虹

却迷了自己的嘴

别人只觉得灰

只有他知道

味道些许甜美

<扬灰>

做人不是要你妈满足

但是你妈不满足就要让你痛苦

你妈肯定不会让你搞艺术

搞也不会让你搞得舒舒服服

她只想你找个老婆

天天赚钱颓废给朝九晚五

生个儿子

开个车子

买个房子

你可以搞股票

你可以不穿秋裤

你甚至可以偶尔喝一点点冰水

但是你妈肯定不会让你搞艺术

<代际冲突>

针尖上的小孩

你竭尽全力保持平衡

一丁点也不敢松开

没有时间读他人给你的对白

没有心情体会爱的古怪

你是不是很难笑得出来

可如果你笑出眼泪

它滑过针尖

会把它锈坏

你也许可以掉下去

重重一摔能够释怀

你不是不懂爱

是冷和锋利

挟持了你的胸怀

<针尖上的小孩>

在希望的田野上

有人施肥

有人焚地

有人抓着自己的白骨

使劲地扬灰

想要扬出一片彩虹

却迷了自己的嘴

别人只觉得灰

只有他知道

味道些许甜美

<扬灰>

人群中的我忍不住想骚

被良知炙烤

把我的皮烧成了硬壳

看似刀枪不入

实际上很脆

还很香

<烤人>

抚慰青春的技术

吮吸湿润和温度

毛是细细碎碎扎嘴

肉是黝黑婴儿肥

柔软

妩媚

一口咸香优美

一夜难忘肥流水

<卤猪蹄美容养颜>

卡片女孩

只交朋友

不约

不骚

不接受AA 

提起AA直接拉黑 

但不是婊子

但是很高贵

你不能说穷

No

你不能说不

你哄着

唬着

装着

拿钱供着

她秉持着她的价值

她玩耍着她的高贵

她不是一个人

她更高级

更完美

更纯粹

她是一个

逼人

<Tinder>

他假装很颓废

隐藏一种滋味

 

在他的卷毛分叉成忧郁的末梢

涂抹防水眼霜

粘稠了他的眼皮和鬓角

掩盖了心情的干燥

今天的迷惑

一点点味道

等到明天烹煮

冒泡  

细闻气体才知道

 

“Give the man a 眼霜 after midnight 

不然他会cry 

cry a 分叉的矛盾和期待”

<失man>

甩头寻觅回头路

左右尬舞还向前

低头找脚转瞬间

三圈四圈又一年

<音浪里的人>

手机你的相片

数据淹没不见

滑动

翻找一点思念

看过勾选

删除

明天不得

彼此说过再见

<内存不够了>

​"I want to cry a little
我有点想哭"

 

 

Send me an email/
给我发电邮